《有敌相惜》


是我让火起,
将你路烧尽,
换今日送你归去。
我是泪眼迷,
你却笑如昔,
问我:“君为何沾衣?”
原上的草还如来时离离,
我只说:“不过触景生情。”
你似了然道:“愿再逢你。”
我许你约定,愿天意答应。
十年里,你我也曾挥手支风批雨,
乾坤都在掌中握紧,
而如今,你我间还要问天意,
自君长别此去,
只剩我一人独行雪里。

你笑着问我:“君为何沾衣?”
我只说:“不过触景生情。”
你似了然道:“愿再逢你。”
我许你约定,愿天意答应。
十年里,你我也曾挥手支风批雨,
乾坤都在掌中握紧,
而如今,你我间还要问天意,
自君长别此去,
只剩我一人独行雪里。
纵马去,等背影藏在峰回路转里,
空山也听不见马蹄,
独留我,在这浩荡的乾坤里,
想起忘说一句:
“此生得识君,三生有幸”。